最近,一位父亲吐槽“家长群”的视频火了。这位父亲在视频中抱怨,批改作业、辅导功课是老师的本职工作,老师却在“家长群”下达“指令”,把教育孩子的任务转嫁到家长头上,这是无理的行为。

 吐槽“家长群”而爆红的短视频 这体现出当前教育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的现实。除了靠老师,孩子的教育竞争甚至还需要家长的深度参与。家长在上班时要承受许多工作压力,回到家还要承受“家长群”的压力。因此,许多网友调侃道,压垮一个成年人只需要一个“家长群”。 那么,面对孩子繁重的学习压力,家长该如何面对呢?在孩子的教育上,家长该持有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老师在“家长群”里向家长“布置作业”这种方式对吗?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家长如何与学校合作才能让孩子健康成长?以下经出版社授权摘选自《上岸》。 《上岸》,安柏著,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10月版 原作者 | 安柏摘编 | 徐悦东 成为高分好奶爸的秘密 在妹妹眼中,在小布丁的教育上,我妹夫起到的作用很有限。 妹夫带孩子,最常见的方式是:“小布丁,有个电影很好看的,我们一起看好吗?”小布丁立马兴奋地点点头。 我妹夫刚打开电视,我妹妹就像一个监察员般出现了:“小布丁,你练习曲弹了吗?你英语绘本看了吗?你拍球练了吗?” 一连串灵魂追问下,小布丁像个泄气的皮球,本来人长得就小,现在更缩小了一圈。然后他像找到什么好理由,整个人又挺起来,迅速“背叛”了爸爸: “不是我要看的,是爸爸让我看的电视!” 小布丁成功地把妈妈的炮火引到了爸爸身上,妹妹开始埋怨妹夫:“以后能不能不看电视?你就不能陪他看会儿绘本?或者搭会儿乐高?就是打打篮球也好呀!” 比起爸爸,妈妈总是更注重孩子教育。可能对男人来说,娱乐就是娱乐,对女人来说,娱乐也是教育,寓教于乐必须贯彻到孩子生活中的每分每秒,否则,就是浪费时间。 我妹夫是个帅哥,平时喜欢踢球、吃美食、看电影、旅行。这些习惯,直到和我妹妹结婚,也没有任何改变;直到有了小布丁,也没有任何改变。 但是,妹夫的人生虽然没有发生巨变,他的人设却发生了巨变——在别人眼里,他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好青年变成了一个90分的好爸爸。 他依旧无忧无虑,踢球、健身、看电影、吃美食,风雨无阻,不管布丁是要吃饭、睡觉、上课外班、去幼儿园,还是要陪学英语,陪练钢琴……这些,自然都是我妹妹和保姆的工作。 对于他扮演的爸爸这个角色,高标准严要求的妹妹,只给妹夫打60分——勉强及格。 妹妹认为妹夫有很大的提高空间,可是别人纷纷给妹夫打90分。 在十次踢球的其中一次,妹夫会带着小布丁去看一次足球比赛——队友看到小布丁,对妹夫说:“哇,孩子都带来啦,简直是劳模爸爸。” 在五次下馆子的其中一次,妹夫会带着小布丁一起去吃饭——吃饭时朋友老婆看到小布丁,对老公说:“看,你出去和同学吃饭什么时候带过小宝啊?!好好跟人家学学。” 在三次看电影的其中一次,妹夫会带着小布丁一起去看电影——看《速度与激情》时,小布丁说:“我害怕。”妹夫对布丁说:“男子汉,要大胆一点。”电影结束时,妹妹看到邻座的几个女人向妹夫投来敬佩的目光。 在每次出去旅行时,妹夫都会和妹妹带着小布丁一起去。所以,很自然,在练了一年钢琴、小布丁去香港参加比赛时,他也在场。这次去香港给我妹妹的打击最大: 她以前认为,一年一次重大比赛,总归要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孩子爸爸陪着去天经地义,不去才天理难容。 结果,全队的孩子,只有一个爸爸,就是妹夫,其他孩子都只有妈妈陪,也有外婆陪,外公陪的——尽管妹夫在路上也是一直在玩手机打游戏。 队里的妈妈都很羡慕妹妹:“你哪里找的老公,眼光也太好了,对孩子对你都那么好,真是太少见了。” 原来,妹夫成为高分好奶爸的秘密,是因为社会上对爸爸的要求太低了。 游园日:蒙对了两道题 虽然妹妹对妹夫打分不高,但她还是充分认识到妹夫的“特长”,把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妹夫——上网抢小布丁目标学校的“参观券”。 “参观券”指的是学校“游园日”(又名“开放日”)的进入权限。一般来说,“游园”或“开放”特指幼升小和小升初阶段家长和学校之间互相认识、互相筛选的过程,还可以用来递孩子简历。好学校因为供不应求,会采用各种方式限制参观人数。 在妹妹眼中,妹夫的特长是什么呢?平时热爱上网刷手机,手气还好得要命——每年公司年会都能抽到个一等奖、二等奖啥的。2018年小布丁幼升小,提前两年她就让妹夫去关注几个目标小学。 妹夫发挥了他刷手机的特长,关注了好几个公众号,加入了一堆妈妈群,每天盯着她们的动向。 妹妹看中的学校也组织了个游园日活动,一天早上9点钟,学校公众号放出200个名额,半分钟就全抢完了。妹夫凭着他眼疾手快手气好的优势,居然秒杀到一个名额,一整天妹妹都乐得合不拢嘴。 也是,如果把幼升小比成IPO(上市),抢到参观券那可就是进入Pre-IPO 了(上市前)。妹妹在小布丁身上每年6位数的VC(风险投资)眼看就有阶段性收益了,能不高兴吗? 游园会7 点半就开始了,妹妹早上6 点起床,6 点45 分带着布丁出了门,让妹夫做司机。只能一位家长陪孩子进去,妹妹让妹夫陪小布丁进去,因为她听说学校更喜欢爸爸陪着孩子的家庭。 9点布丁就从学校出来了,其实这是一场面试,面试时家长不能陪在边上。妹妹盘问布丁在里面都做了些什么,布丁是这么说的: “一人发了一个iPad,上面有80道题,时间有点来不及,我错了3道,后面有两道来不及做了。” “你怎么会知道自己错了呢?”妹妹打断。 “我刚做好题,就会给我打勾打叉,答案也会跳出来,我看到我错了3道。” “那哪里错了你还记得吗?” “有一道题是猜谜语:什么东西是白色的,在高处,有点像望远镜。我回答是望远镜。” “都说像望远镜了,怎么可能答案是望远镜呢?”妹妹啼笑皆非。 “应该是监控吧。”妹夫补充道。 “对了,好像是监控。”小布丁说。 “另外两道题目呢?” “一道是根据形状颜色变化找规律的,还有一道是两幅图画找不同,我看看两幅图一模一样嘛,没什么不一样的。还有两道题我不会做,都是猜的,但是妈妈,你猜怎么样?我都猜对了!” 一个月前,小布丁参加另一个学校的面试,不会做的题空着没做。妹妹告诉小布丁不会做也要选的,没想到这次小布丁都蒙对了。 妹妹说:“不错不错,看来你考得不错!“ “别急,后面还有呢!”妹夫说,“小朋友从教室出来后,我听到几个家长讨论说,后面就比较难了,都是逻辑思维题。要听故事选图片,还要给图片排顺序。还要听音乐选图片。” “爸爸,国歌我听出来了!”小布丁得意地说。 “那其他题呢?” “其他题我乱选的。爸爸,还有道飞机题呢!” “对,听一个妈妈说飞机题很难,一个是敌军飞机,一个是我军飞机,敌军朝左,我们就得按右面,我军的朝左,我们就能按左面。 这个考察反应速度,得很快才行。小布丁,你做得怎么样?” “就是打游戏嘛,我觉得还可以吧。”小布丁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做得如何,“老师还叫我们跳绳、打高尔夫球,我都打进去啦!后来老师又让我们听一些听不懂的外语,让我跟着读。” “我听家长说,是跟读小语种。跳绳好像半分钟30 个以上就行。”妹夫补充。 “还不如一开始就佛系!” 听起来似乎小布丁考得还行。但是过了两天,这个家长群里有妈妈说,自己接到第二次面试通知了,妹妹却没收到。 她心急如焚,拼命给我发微信,却不敢给我打电话,生怕电话占线万一学校通知进来怎么办。 我对妹妹说:“再耐心等等,没准学校通知还没发完呢?”过了一个星期,收到通知的妈妈都带着孩子去参加复试了,妹妹彻底死心了。 妹妹现在的状况,和我前两个月很像,也就是花生参加了考试递了简历,却一直没收到任何学校密电那会儿。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淹没了她,她和我那时一样,觉得自己的陪读生涯失败了。 妹妹说她忙忙碌碌甚至呕心沥血,却没得到任何结果,那和我妹夫的佛系又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像妹夫这样,一开始就轻松一点多好。 “这么说不对,还是有区别的。”我一开始虽然也很沮丧,但经过这几个月的自我疏导和各种反思,我慢慢走出这种低落的情绪,对牛校的痴迷和执著也淡了不少,现在轮到我来开导妹妹了:“在这个过程中,小布丁还是学了很多东西的。而且,进不了牛校也不能代表什么,在小朋友当中,小布丁还是很优秀的,即使进了一个一般的学校,只要自己努力还是能脱颖而出的。” 妹妹苦笑:“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一场幼升小下来,我发现,优秀的小朋友太多了,布丁远远算不上牛娃。他能说得过去的,好像只有钢琴,也就是在业余级别还可以,另外就是英语,也还马马虎虎。如果说数学和语文,看看各个妈妈群,布丁的数学只能算中下,语文算中等,还是需要踮踮脚才能算上的。而且,小布丁逻辑思维不行,我后来打听了下,发现面试里那些逻辑思维题,他完成得不好,而那些进入第二轮面试的,基本需要满分。” 我觉得在失败面前,妹妹可能欠缺客观,她的比较,也仅限于和那些冲刺牛校的牛娃相比,这些孩子基本已经进入了杭州市的前10%。  只是,在我们的社会中,向来习惯以成败论英雄,而成败又是以结果来衡量的。在孩子的升学道路上,我们作为陪读妈妈,已然付出得太多,却没取得预期的结果,这中间的落差,是需要自己去慢慢吞咽和消化的。 被牛校拒之门外,不管这种尝试算不算失败,发生的已经发生。 在无法改变现状的时候,我们能做到的,也只有去改变自己的心情,正视并接受现实,做好规划将来再战。 做妈妈的,也要学着暂时放下肩上的重担和心中的大石,像孩子的爸爸那样,把孩子的升学看得轻一点儿,活得也云淡风轻一点儿。 小结 成为高分好奶爸的秘密,是因为社会上爸爸的平均分太低了。 在我们的社会中,向来习惯以成败论英雄,而成败又是以结果来衡量的。在孩子的升学道路上,我们作为陪读妈妈,已然付出得太多,却没取得预期的结果,这中间的落差,是需要自己去慢慢吞咽和消化的。 做妈妈的,也要学着暂时放下肩上的重担和心中的大石,像孩子的爸爸那样,把孩子的升学看得轻一点,活得也云淡风轻一点。  原作者 | 安柏摘编 | 徐悦东编辑|张婷导语校对|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