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9日,北京一名小学四年级学生在家中参加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 新能力活动复评答题,全程鹰眼系统监考。受访者供图
“全北京最重要的BS活动,你准备好了吗?”“YCB复评就要开始了,线上测试、鹰眼系统监考⋯⋯”
 2020年岁末,北京小升初家长群里神秘“暗语”频出。培训机构老师和家长们心照不宣——又到了小升初孩子们最繁忙的时节。 “BS”即“杯赛”,“YCB”意指“迎春杯”,一项北京大名鼎鼎的传统中小学数学竞赛。 而这只是“民间”叫法。最新活动官方名称叫“2020-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初评在2020年12月5日结束,复评在2021年1月9日。 同期进行的,还有“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思维挑战’冬令营”等。多位家长及业内人士透露,它们就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华杯赛”、“希望杯”数学竞赛。 长期以来,竞赛获奖的一纸证书被家长们视作小升初成功“上岸”、争夺优质教育资源的筹码,而杯赛也因此热度不减,直至教育行政部门多次出台“禁赛令”。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课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明确提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随后,包括“迎春杯”“华杯赛”等在内的多项竞赛被叫停。 2018年9月,《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印发,教育部对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白名单管理。而上述竞赛并未出现在白名单上。 “很多这类活动没有申请或没有通过白名单审核,很有可能改个名字不叫竞赛以避开白名单。” ,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对这类活动家长要多斟酌辨别,可向教育部举报。 培训机构代报,神秘的竞赛主办方 “各位家长好,关于迎春&华数的报名链接出来了,北京市含金量最高的比赛活动,点开链接即可报名⋯⋯” 2020年11月17日,北京四年级小学生家长杨女士所在的校外培训机构班级家长群里,班主任老师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杨女士心动了。她点击进入报名页面,“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一行大字跳入眼中,页面顶部正中显示有两个logo,分别为“数学花园探秘”和“北青研学”,底部主办单位标注为“北京青年国际研学旅行有限公司”。 整个报名过程中,没有任何“迎春”、“华数”字样。但该机构老师直接挑明:这就是原来的迎春杯、华数杯,并告知家长们:“这次的迎春&华数活动,初赛合到一起举办。进入初赛后,即同时获得迎春杯复赛和华杯赛复赛的资格。”
活动页面截图。
据悉,活动按年级进行,三、四、五、六、初一年级的考生可选择自己对应的年级报名,“各年级按一定比例的优秀生可进入复评”,报名费用520元。 杨女士女儿顺利通过了初评进入复评。2021年1月9日早上10:30,孩子坐在电脑前,登录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复评系统开始答题。在她的斜后方,还支起一部手机,开启“鹰眼监考系统”作为第二视角,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这样没有死角。”杨女士告诉记者,在规定时间内,孩子不能出画面,家长不能进入画面,全程开启扬声器,所以也无法通过声音交流。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竞赛活动转为线上进行,为保证公平有序进行,“鹰眼监考系统”成为大部分主办方的选择。 但主办方是谁,杨女士并不知情。她告诉记者,整个报名参赛过程中,报名、咨询等均是通过孩子参加的奥数校外培训机构完成,考试全部为线上形式,没有接触到主办方工作人员。她给孩子报名奥数班已有两年时间,每年学费将近2万元。 2021年1月5日,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俱乐部在每个城市有多家会员单位,主办方会授权这些会员单位招生。和迎春、华数活动一样,希望数学活动也不接受个人报名。 “例如北京,有北京工作站,北京工作站对北京的会员单位进行管理。报名须通过会员单位,我们总部这边不接受报名。”该工作人员告知,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在北京已有60余家会员单位,学而思、新东方、高思等知名教育机构均为其会员单位。 “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俗称“华杯赛”)亦如此。 2020年11月,微信公号“华数之星”发布通知称,启动2021“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但不接受个人报名。1月初,”字样。数学花园探秘活动颁发的奖项证书。受访者供图
在程晚女儿2017年领取到的获奖证书上,落款处有两个盖章,分别为“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委员会”和“北京资优教育科技中心”。 、资优生发现测试及中小学竞赛活动。 网站还对中心的常规竞赛活动组织以及管理活动进行了说明。“在本中心下属:1、华杯赛北京地区管委会职能和工作;2、迎春杯组委会办公室、北京地区管委会职能和工作;3、数学花园探秘组委会办公室、北京地区管委会职能和工作⋯⋯”涉及的比赛共计五项。 资优教育科技中心官网截图。
2021年1月8日,,还可以参加两次投稿,好的作品会被推荐至国家级期刊《数理天地》,还可以获取学习资料等。 该工作人员表示,2021年还将有一次夏令营,但原则上是“冬令营中获奖的孩子才有资格报名夏令营”。 冬令营活动内容是什么?主办方在通知中表示,2021冬令营全部采用线上闯关的游戏形式。对于上一年“‘深度探索,思维挑战’冬令营——2020年的勇敢者游戏”活动的描述则为“这是2019年中国最大规模的一次以数学思维为核心的课外趣味活动。让孩子们在一天的冬令营中快乐玩数学闯关游戏,挑战自我。” “闯关游戏”又是什么?记者从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发布的通知中看到,通知指出,活动“将在全国所有省市范围内继续采用国家在线考试平台举行同步线上活动”、“将采用国内领先的人工智能监查系统、人脸识别系统和双视角鹰眼辅助监考系统”、“纸质证书和荣誉勋章将由会员单位在疫情后组织颁发”⋯⋯通知中多处出现“考试”、“监考”、“成绩”字样。 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发布的活动说明截图。
那么,“闯关游戏”是原来的“希望杯”数学竞赛吗?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真实姓名为“xx民”的个人。 一个面向北京地区的比赛,为何主办方为湖南的公司?收款方为何是个人微信账号?不少家长对》中明确要求,“从严控制、严格管理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竞赛应坚持公益性,不得以盈利为目的。主办方、承办方不得向学生、学校收取成本费、工本费、活动费、报名费、食宿费和其他各种名目的费用,做到‘零收费’,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嫁竞赛活动成本。”开始全面禁赛。 从2019年开始,教育部审核并公布竞赛名单,严控竞赛数量,所有进入白名单的竞赛必须坚持公益性,不得以盈利为目的,坚决做到“零收费”。 2020年8月20日,教育部公布2020-2021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共35项竞赛进入名单。 而上文中提到的“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思维挑战”冬令营活动、小禾杯在线数学大会等比赛并不在白名单中。 对此,1月5日,中国教育学会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上述活动均未通过白名单审核。按照教育部要求,面向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是不允许举办的。 “有很多这种活动,没有报备或没有通过审核、不在白名单之内,很有可能改个名字、不称自己为竞赛,以避开白名单监管。”上述工作人员指出,对这类活动家长要多斟酌辨别,可以向教育部举报。 “针对近日家长反映部分培训机构正组织中小学生参加‘新希望杯’、‘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等竞赛活动的情况,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组织未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的竞赛活动⋯⋯”2020年12月24日,武汉市教育局发布《关于重申中小学生竞赛活动禁令的通知》,明确将规范民办培训机构培训行为,从严查处违规行为。 2020年12月30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也发布重要提醒: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需审批才能举办,任何竞赛奖项均不与基础教育阶段招生入学挂钩。 在诸多家长为一纸证书奔走的“竞赛季”,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提醒恰逢其时。 【奥数“杯赛”沉浮记】 “迎春杯”“希望杯”“华罗庚金杯”“走美杯”被称为“四大杯赛”,是小学领域知名度最高的全国性奥数比赛。“四大杯赛”在诞生之初,都是旨在激发学生对数学的兴趣,锻炼数学思维。此后,因为与小升初的“升学”挂钩,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被裹挟其中,学奥数也逐渐失去其本意。虽然教育部门多次明确要求“各类考级和奥数竞赛不作为升学依据”,禁令之下,仍有奥数比赛屡屡换“马甲”重生。 1984年“迎春杯”诞生,由当时的北京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研究部主办、北京市数学会协办、中小学数学教学报承办,初衷是激发中小学生学习数学的兴趣,发现优秀的数学特长生。 1986年为纪念和学习华罗庚,中国少年报社(现为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社)、中国优选法、统筹法与经济数学研究会、中央电视台青少中心等单位联合发起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简成“华杯赛”。 1990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普及部、中国优选法统筹法与经济数学研究会、高等教育出版社、中国青年报学校工作部和华罗庚实验室五家单位共同发起组织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2003年,第一届小学希望杯举行。 1998年北京开始实行小学免试、就近升初中政策。不少家长开始把“迎春杯”等杯赛作为孩子进入重点中学的重要途径,同时,培训机构开始把各种杯赛宣传成“点招”的砝码。 2001年“迎春杯”数学竞赛更名为“迎春杯数学科普日”。 2002年首届“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中国少年数学论坛举办,该论坛由国际数学家大会组委会、 中国数学会、中国教育学会、中国少年科学院组织。 2003年与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脱钩,“迎春杯”逐渐成为社会培训机构的赛事,影响力扩大到全国多个城市。同时“华杯赛”“希望杯”等杯赛乘势而发。同年,“走美杯”(“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开始举办。 2005年1月4日 成为民间赛事的“迎春杯”因杯赛举办方没有事先获得北京市教委的批准,于初赛结束两天后被叫停,后更名为“数学解题能力展示”。 2012年8月28日教育部网站公布的秋季开学“监管令”中明确提出,严禁奥数与中小学录取挂钩。 2013年“迎春杯”被北京市教委叫停后,更名为“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但大多数机构还是 继续沿用迎春杯的名称。 2018年2月12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明确表示,未经教育部批准,各类竞赛、挂牌、命名及表彰等活动不得冠以“全国”字样。 2018年2月26日 教育部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课 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规定,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迎春杯”“华杯赛”等多项竞赛被叫停。 2018年9月13日《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印发,教育部对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清单管理制度,每年动态调整一次。 2018年底北京市教委通知从2019年起“迎春杯”正式停办。12月7日,“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展示活动”被紧急叫停。多家辅导机构表示,ACM就是“迎春杯”改名后的奥数比赛。教育部评价,这一活动未按程序报经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同意,被认定为违规变相举办的学科类竞赛。 2019年1月教育部公示《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四大杯赛中的“迎春杯” “华杯赛”“走美杯”三项数学竞赛均不在名单之内,而“希望杯”仅面向高中学生举办。 2019年多项小学奥数竞赛转型为“夏令营”“冬令营”。有报道称,在游览、参观、研学背后仍是对超纲内容的考核与选拔。比如“华数青少年研学冬令营”、“YCB-DSS冬令营”(“迎春杯大师赛”)。而“希望杯”则转为付费在线测试。 2020年12月30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提醒称,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清单制管理,未在清单上的均为违规竞赛。任何竞赛奖项均不作为基础教育阶段招生入学加分依据。广大家长和中小学生务必提高警惕,避免上当。 新京报记者 冯琪